家乡的稻花香

2019-07-18 09:14 | 作者:梦之春 | 大发十一选5吧首发

我的家乡——江西乐平市众埠镇方家村,地处江南丘陵,靠近鄱阳湖,属亚热带湿润性季风气候区,广泛种植水稻,素有“鱼米之乡”之称。我们这里的居民以大米为主食,一日三餐都是米饭。

家乡的稻田高低落差不大,绿油油的禾苗在碧蓝的苍穹下如地毯一样铺在旷野中,菜地上的黄瓜、辣椒、茄子……,还有用来灌溉突出在地面的沟渠,加上远处逶迤绵延含黛如烟的山脉,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画卷。这是自然的稀世佳作,没有人刻意去雕琢它。特别是在后,禾叶在微风中自由自在地摇曳着,附在上面的水珠闪闪发光,如一首欢快曲子中的音符在跃动,叙写出一地绿色的诗意,看一眼就可以把人的希望带上远方,有心里顿生喜悦的感觉在内。

辛勤的农人们看到长势良好的禾苗,对丰收十分憧景,内心里有着无尽的希望,也跟着慢慢长大的禾苗摇曳着,泛起阵阵涟漪,溅起憧憬的浪花,期待着丰收的来到。于是,辛勤成了他们的代名词,耘禾、施肥、灌溉、除草、打药……,从早到晚,都在田里侍弄着,不停地忙碌而辛苦,像照料婴儿一样精心呵护着亲手栽种的禾苗。他们在田间简单淳朴的劳作,打破了田野的宁静,成了旷野唯美的点缀,把乡愁的每一个脚印都留在了那祖祖辈辈耕耘的田野里。来来往往的身影、各种样式的劳作姿态使得田野不再寂寞,焕发出不竭的生机和活力,更加显现了我们江南独有的诗情和画意。

岁月就如村旁小河的河水,在时光遂道里随着日月星辰的更换不急不慢地走过,转个弯道就到了芒种季节。阳光的照射越来越强,温度渐渐升高,催得稻禾跟着节气进入青期。稻苗越长越高,越长越粗,越长越壮,青杆里的嫩穗呼而欲出,是到抽穗的时候了。

在微风中,稻穗没有炫耀自身美丽的意思,悄悄地羞涩地从禾的怀里探出头来,鲜绿的稻菽上戴满了浅浅的细碎的白色小花,两片花瓣之间竖着浅淡黄色的花蕊,排列拥挤着。稻花夹在稻叶中间,从远处根本看不到,只有到近处才能领略它细小的轮廓,再蹲下身子看才能目睹一朵花儿的整体状况。

羸弱的花儿像十三四岁的少女,羞涩地敞开豆蔻情怀,随风曳动,显出婀娜的姿态,温温雅雅,似乎在向侍弄的它农人表达自己的那份羞羞的心思,更期盼着帮它精粉灌注的蛾群在自己头上多逗留一会儿,助它快速完成这次授粉历程。

不出几日,整个田野里禾苗应着节气听着自然的指令,齐刷刷的低调地站满了这不显山不露水的稻花。不用到村口,就站在自家的二楼阳台上,只要有微风吹来,就会闻到从田野传来的绵延不绝的稻花香味。在整个村子充满稻花香味的这个季节,闻着稻花的香味,晚上十分容易睡着,进入乡。村里大人们嗅到,在心里会不由地生起无尽的笑容,期待丰收的那一天早早地来到。

小时候的我,是个典型的放牛娃。睡梦中,我家西北角樟树上阵阵悦耳的语唱亮了家乡的清晨。在父母的催促下,睁开惺忪的睡眼,打着赤脚,将牛从牛栏里赶出,踏着晶莹的露珠,悠闲地牵着牛在田埂上吃着鲜嫩无比的绿草,呼吸着幽中带寒的稻花香。由于下了几天的雨,薄薄的浅雾在禾的上空轻轻飘着,袅袅婷婷,如一层轻薄朦胧的纱缦附于家乡的肌肤,蕴含着对家乡的柔性和亲和,醉美了勤劳的家乡人,也给这承载重托的满野稻花增添了无穷的韵味。

我的小脚板被湿软的泥土沁得冰冷,鼻孔也是一只堵,一只流着鼻涕,而且,下半截裤腿全被田埂旁禾上的露水打湿浸透,粘满了稻花,冻得全身发凉,可小手还要紧紧攥着牛绳,眼睛紧紧地盯着牛嘴,一刻也不能放松,生怕牛偷偷地吃一口,把农人辛勤栽种的禾的稻穗吃掉。

“大牛,要牵好牛,看到牛,不要让牛吃了禾,吃了就白栽了个……”扛着锄头的村民从路上经过,拉开了大嗓门向我喊到,他的声音在生机勃勃却又宁静的田野上回响不绝。

下午放学了,正是傍晚落日衔山的地候,天边布满灿烂的彩霞,在蛙声一片和不名虫子的叫声中,我又牵着家里的牛,在田埂上放牛,任稻花的香味包裹自己,浸润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看着日落的余辉慢慢被暮色浸染吞噬,惬意地享受着这香味弥绕的奢侈时光,直到余辉怠尽才恋恋不舍骑着牛向家而去。

时光荏苒,我已快到知天命的年龄,在外生活的我也难以闻到家乡的稻花香味了,但儿时那稻花丛中放牛的情景还历历在目,虽然儿时的田园画卷已变得较为模糊,可那凝聚着人们汗水的稻花香味,却给我对家乡凭添了一份绵厚的眷恋之情,成为竖在心中最为美丽的风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