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曲塞北之旅(第三辑《张北》)3-1:张北草原——大景无处觅,小景也迷人

2020-01-21 10:12 | 作者:风沙飞扬 | 大发十一选5吧首发

踏上“张北草原天路”的时间是2018年6月6日的下午5点钟左右,车行才十几分钟,同伴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。

他上次来张北的时间是7-8月份,时值秋季,草原上一种叫作“薰衣草”的紫色小花盛开,草场一眼望去,黄一条,绿一条,紫一片,橙一片,整个草原就像是一块五色绚烂巨幅地毯,铺延伸展,美仑美奂,想想都让人眼馋。

而眼下,这片草原的景象则是“草铺横野六七里,绿树浓阴日长”,既无艳丽的鲜花点缀,又无相间的草色变化,近处绿芜一片,远处灰色蒙蒙。怎么说呢,就是摄影人最不喜欢的那种蓝灰色彩,枯燥呆板,单调乏味。

同是张北草原,今次的季夏时分与上次的孟秋时节,大景相比,立判高下,难怪作为摄影好者的同伴,脸露不豫之色。

车至山顶,驻足远眺,劲风撩衣,凉气袭人。

正无聊间,忽见脚下一簇簇小野花,粉色黄色相间,在风中摇曳;一只只塞北风蝶,身披缀着黑色线条的白色蝶衣,紧紧地抱着花朵,随风飘舞,其所谓“山水弹琴尽,风花酌酒频”(卢照邻),大景无处寻,小景却迷人。

同伴们顿时来了精神,卧倒、起立、蹲着、趴着,透过相机那小小的窗口,眼睛死盯着随风而舞的花朵和风蝶,抓住时机,不时地按下快门,兴奋之情,溢于言表。

所谓大景,如福建霞浦滩涂的曲线之妙,延川县乾坤湾黄河的天工之奇,贵州黄果树大瀑布的气势之盛,西藏沿线的蓝天白云山碧错之美,还有新疆的胡杨林,林芝的桃花源,以及朝阳红霞和夕阳晚景......

不错,大景虽好,但难免有千篇一律之嫌。原因嘛:一是大家都知道此地某时的景色美好,朝朝暮暮,一年四季,总是有人在此不断地拍,不停地摄,拍出的图片你有我有他也有;二是大景比较固定,缺少变化,站在一个地方就是拍上一天,还是那一个景,除非遇到台风雷暴,风起云涌,否则连个变化都没有,盯着一个地方拍摄久了,不免眼酸。

小景则不然,小花小草,小蜂小蝶,小虫小,“游丝横惹树,戏蝶乱依丛”(卢照邻),“草绿萦新带,榆青缀古钱”(王勃),“梅子金黄杏子肥,麦花雪白菜花稀”(范大成)......

好景如诗,小而美仑,巧而美奂,一景一拍,一人一样,每拍每变,变化多端。

本次在张北草原,只拍到一处夕阳大景——“风车晚霞”,其余的就是如下的小花小蝶了。大景无处觅,小景也迷人,今天端上一盘“风花小蝶”与大家分享,愿大家喜欢。

评论